第605章 白麒麟(1 / 2)

内沼泽,众人围在碧绿密林中的大湖旁边,1片死寂。

“天雷子,他是谁?”

见到1向盛气凌人的天雷子,竟然在这老者面前露出这般神态,云海宫黄方长老不禁有些好奇。

“他就是李相!”

天雷子如见世仇大敌般,面上浮现出了1抹憎恨的表情。

“他怎么也来了”

清月仙子俏脸1白,想到李相那天单手将她擒住的恐怖实力,酥胸就1阵起伏不定。

而炽炎武神则直接如耗子见猫般,赶紧将头缩至1边。

他在龙虎大会上受损的元神,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,这1次可不想再吃1次苦头了。

“他就是在龙争虎斗大会上大展神威的万象仙尊?”

“听说他武道双修,从下界而来,1身神通武招,有神鬼莫测之威,顾阁主近来要招亲,就是为了保他!”

“难怪!”

无数上宗弟子眼神复杂,再看到天雷子敢怒不敢言的模样,他们总算明白了。

李相和冷寒酥,因为怕在天界惹上不必要的麻烦,所以2人改变外貌,以最不引人注意的老者姿态,在这半个月游历天界。

不过。

天雷子,清月仙子,以及炽炎武神,是在龙争虎斗大会上见过李相乔装的模样,所以依旧能1眼认出。

3大上宗的诸多弟子,悉数让开了1条道,让李相和冷寒酥径直走到了湖边。

“原来顾阁主要保的人,就是这小子”

云海宗,魔焰宗,还有7星宫的各大长老,都是将目光死死的放在他身上,但没人敢动手。

与那些弟子不同,这些上宗长老按兵不动,并不是因为他们惧怕李相。

而是因为顾桃之的绝誓。

1旦杀了李相,谁都得不到顾相阁了。

面对着他们或愤怒或惊恐畏惧的模样,李相看也没多看他们1眼,转头对冷寒酥问道,

“是这里吗?”

“嗯,内沼泽之中,只有这里和千里之外的1个地方灵气比较馥郁,不过另1边妖兽气息很重,应当是妖兽出世,这里才是正确的地方。”

冷寒酥解释道。

她的1番言论,和之前使用天方卦盘的黄方长老说法1般无2。

天雷子见到他们俩个旁若无人的模样,心里不由得1阵愤慨。

他纵横天界天骄1辈3十载,唯独只在李相这里吃过苦头,颜面扫地,这种怨恨是言语不可描述的,恨不得现在就将李相碎尸万段。

“李相,是我们先来的!这次的圣兽,我警告你不要插手!”

天雷子怒视着李相说道。

李相转过身,沉默片刻后,对他问道,“你在警告我?”

天雷子牙关1颤,被李相吓得往后退了1步。

云海宗的3大长老立即护在他身前,对李相说道,

“李相,你不要以为仗着顾阁主的庇佑,就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!我们虽然不会杀你,但也能让你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!”

“正好!我等也想领教领教万象仙尊的道法之威!”

随后,3名蓝白色水裙的7星宫门主仙子,也款款走到了云海宗长老的左右,她们年龄看上去不过3十多岁,气质高雅,清冷孤傲,目光所到,就如寒霜扫过。

“哼!”

魔焰宗的3名赤着上身,浑身灼热如阳的武神长老,也挑衅意味十足的瞪向了李相。

总计9名3大上宗长老,每个人的修为,都是渡劫境9阶。

后方其他宗门的2千多名修士,见到上宗弟子将封锁解除,还以为圣兽出世了,也趁机飞过来凑热闹。

但1过来,便发现那3大上宗的9名长老在和两个老人对峙。

“顾阁主庇佑我?什么意思?”

李相无视了其他人,看向了手持天方卦盘的云海宗黄方长老,疑惑不解。

“桃珏仙子为了保你1个月性命,特地以绝誓立下招亲大会!不然你哪有机会在此地猖狂?!”

天雷子见到诸多强者护卫在身前,对李相的恐惧也没那么大了,努力在他面前保持着天骄之首的风范。

“什么招亲大会,你且说清楚。”

李相还没有开口,他旁边的老妪倒是对此极感兴趣。

天雷子皱眉看了她1眼,见这老妪身材臃肿,丑陋不堪,不免生出了几分鄙夷之意,说道,

“桃珏仙子保是李相,可没有说过保其他人,你是他什么人?胆敢跟在他的身边,不要命了?”

那老妪冷哼1声,眼瞳中白色光芒闪过,将手中拐杖扔到天空,化作了1道白色光芒,神通瞬出!

其气势,竟然丝毫不弱于在龙虎大会上1展神威的李相!

“咔嚓——”